灣家寫手一名。
文章的文體因變換不便索性採繁體字形式,希望這不會影響到您閱讀的興致。

熠空——「最耀眼的群星,最溫暖的天空。」

【蕉那】時光

*AU
*萬字注意
*簡體版評論區石墨文檔走起
  
  
  
01.
  
  在某些夜色黯然的時刻,躺在床上、輾轉難眠的大場奈奈總是忍不住望向床頭旁的窗外,瞇著眼試圖尋找被掩埋在薄雲後頭的星光——她也不大清楚自己究竟是想要看到像那天一樣令她卸下所有偽裝與防備的夜晚,還是只是想確認一些連她自己也不確定存在與否的事情。
  
  但是那樣的舉動大概就像溫柔且寵溺、安撫的揉髮吧?驅使她動作的「東西」,大概、只是一種再純粹不過的「穩定的安全感」而已。
  
  僵著身體看向夜空的動作還是有些累人,脖頸後仰的不適與雙眼的酸澀讓她只見著了些許光芒後便再度平躺。在那個歸於平常的時候,她總會向著天花板眨眨眼,然後再毫無例外地轉...

【EnochOlive/Sleep In】

#OOC
#AU
 
 
 
01.
  
  墨色沾上天空而後暈染開,仰望那張繁星漫爛的畫作,宛若置身希臘之中的美衝擊著視覺,像是革盡了整日下來的疲憊。
  
  夜晚的時間被寂靜拖慢,秒針的短音逐漸清晰,隨著明亮的火光將影子拉長、晃動,詭譎的孤寂和默然襯出了房間內的沈寂。
  
  橘紅色的光映著臉龐,不想開燈只是為了怕旁邊的人兒若是入眠會被影響,只是在柔軟的指尖沒入玩偶體內的黑暗不下數次後,漆黑的背後還是有人留守著。
  
  房內的沈默還在延燒,年輕的傀儡師沒有放下手邊的工作,那位害羞的女孩也沒有打破充滿了專注的安靜。
  
  像是一種默契,也像是一種寂寞。
  
  時針轉到將近三的位置,空氣的冷冽慢慢爬上肌膚,似

【EnochOlive/Valentine's Day】

#OOC
#AU
 
 
 
01.
  
  純藍天空下的海水,近看之下其實不是以往聽說到的那般湛藍,而是有點灰綠色的,還被反射的白光照得有點刺眼。
  
  頭頂上懸著的太陽沒法讓入射海面的光線刺穿得太深,大抵在船錨卡住大石的地方就已經沒了光彩,所以趴在欄杆上努力朝著下方觀望的雙胞胎,自然是無法知曉船錨附近是否有魚兒正好奇地用尖尖的魚頭頂撞有點兒生鏽的鐵鏈。
  
  他們看了看海面,然後跳回甲板上,用著雙眼那裡的小洞看著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兄弟,然後會心而笑——他們不需要言語的溝通,僅一個眼神,他們就懂手足的想法。
  
  各自將頭歪向一邊,儼然是照著鏡子般的動作,他們頓了幾秒鐘後踏著相同的步伐往船艙內跑去,從背影...

【EnochOlive/After Meeting】

#OOC
#AU
  
  
  
01.
  
  接著是靜寂在周遭渲染開,靛藍取代了晚霞塗上名為天空的畫布,卻忘了刷滿。稀落的空白與紅和藍是滿天星斗在閃爍著,而弦月掛在那,其實夜晚一點兒也不喧鬧——撇除馳騁的貪玩孩子。
  
  若說風是遊子,那他肯定是好玩且調皮的晚歸孩童。
  
  他自破浪前行的船頭溜至留下浪花的船尾,於甲板舞了數曲單人探戈和華爾茲,那種輕快和愉悅寄生於耳邊呼嘯的風聲、放縱。盪至站在船尾甲板上、倚著掉漆的白色欄杆,看著快速轉動的螺旋槳打出白色浪花的Enoch身後,調皮的孩子伸出指頭輕搔他的後頸。
  
  冰冷觸上肌膚,人體反射性地被激出雞皮疙瘩,Enoch打了個冷顫後將套著的大衣給裹得更緊些...

【EnochOlive/Loves前添了個G】

#OOC
#AU
  
  
  
01.
  
  那是個旅程中的小插曲,他們都還記得當時的天空有多麼藍,正如對於彼此的喜歡有多麼清澈。
  
  離開1943年的時間迴旋也有段時間了,在Miss Peregrine還未找到能躲藏剩餘噬魂怪之處的時候,掌舵的Bronwyn不小心看錯了航線,將輪船駛進加勒比海的貝里斯。
  
  船隻下方的大藍洞惹得怪奇者們驚歎連連,一時之間便忘了要調頭。
  
  眼見孩子們各個都有點兒依依不捨,Miss Peregrine在清點了船艙裡的民生用品後巡視了岸上幾圈。確認完全安全,怪奇者們被分發了任務,前去岸上的度假村和市集囤積日後的食糧和日常用品。
  
  畢竟,在1943年的時間迴旋...

【EnochOlive/Thanks 】

#OOC注意
#AU注意
  
  
  
01.
  
  輕拂臉頰的冷風揚起髮絲和衣角,斜陽的橘黃暈染著整片天空,穿透過薄雲映射海面,粼粼波光折射到瞳孔裡的視網膜上,美不勝收的海景被仔細刻畫在腦海。
  
  白沙岸邊停泊著他們搭來這兒的輪船,殘破的旗子在刷洗乾淨後被立起,順著海風飛揚就有如宣誓著土地所有權。
  
  在Miss Peregrine的尋覓之下,他們總算找到了一個足夠安全——即便張揚著所有權也不見得能被發現——的地方,重設一個時間迴旋。
  
  抱著沒被樣式簡單的洋裝遮住的手臂,隔著黑手套輕壓著被風吹亂的紅髮,Olive坐在油石磚砌成的矮牆上,小幅度地晃著雙腳、眺望遠方的海面,心情愉悅地哼著從Jake...

【K柯/撲克牌和眼鏡】

  工藤——不,江戶川坐在用竹手工編織而成的搖椅上,面對著玻璃窗外的粉橘色天空,大海般的藍在眼底同墜入的星辰一起耀眼,恍了神若有所思地緊閉著唇。
   
   左腕上的銀色手錶已伴他七十幾年,而今兩鬢已白、嗓音已啞、思維已鈍,但江戶川仍是喜歡玩從醫護人員那兒拿來蒐集的撲克牌組,現在都已經有十幾副了。
   
   他總是拿出兩張一。
   
   銀白色的身影總在朦朧月光的揉撫之下像陣風投入黑夜的懷抱,讓江戶川的追趕都成了泡影。
   
   一張二。
   
   每年、每年,重複著同樣的戲碼,直到有年他開始留下...

【青今青/隊長的心髒】

  頂樓似乎已經變成了青峰的專屬區域,每當他不想上課或是懶得上課——其實兩者也沒甚麼差別——時,他總會拿著幾根桃井幫忙購買的冰棒躲上頂樓,享受著不算太強的涼風與空曠的景致。

   他原本以為,這樣的一派輕鬆可以一直維持到他畢業為止——很明顯地,他小看了自家隊長的黑心程度。

   一如既往地躺在天台,刺眼的陽光灑在蓋在臉上的書皮上,耳側是由操場傳來的操練聲——還有突兀的開門聲。呼吸頓了一下,青峰沒有張開眼皮去探究來者何人,畢竟頂樓終究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只是當對方開口時,他就沒那麼從容不迫了。

   「啊,青峰。」

   猛地睜開雙眼,靛色的虹膜映著...

【MPB/相生相剋】

  「嗨,邦妮。」那陣輕快又滿不認真的呼喚打斷了邦妮貝爾的專注。黑眸被白色替代,她翻了個白眼後才回頭看向「又」不請自來的吸血鬼女王。

  「這裡可不是專門收留流浪吸血鬼的慈善機構,瑪瑟琳。」一如既往地於開頭酸了幾句,邦妮貝爾嘆了口氣,對眼前這位整天無所事事的「友人」真摯地感到頭疼——怎麼就那麼喜歡來吵她呢?明明就是不對盤的兩個人——但身為一位公主,邦妮貝爾還是保持著最基本的禮貌,「還有,如果沒事的話就請妳離開,妳打擾到我了。」

  擔當著一個國家的天才統治者,邦妮貝爾總是非常熱衷於科學,平時致力於各種實驗和研發,時常就忘了吃飯休息,讓瑪瑟琳見她體力不支、趴在桌上睡著時的次數也不勝枚舉。儘管...

【青黃青/奇蹟,救贖】

  『無神論』之於宗教來說究竟是否亦為一種『派別』,可謂爭執不休。不過青峰對那些言論及想法沒有興趣,除了那不怎麼好使的腦袋無法理解那些高深奧妙的玄學、理論外,最大原因便是他這生中只在意著三樣東西——籃球、寫真集,還是籃球。

  這個世界——或者該說,青峰大輝的世界,放眼望去僅是一片無邊際的純色黑暗,耀眼的僅有他視為重要的『籃球』。但自中學之後,那顆璀璨之星已然成了不祥的猩紅——因為他厭惡著無法找到能與自己匹敵的對手的無聊事物。

  他狂妄、自傲,卻也是仗著本事在囂張著。許是高手孤寂吧,他的勝率讓他不再相信『神』——因為,能讓自己稱神的,果然只有自己。

  那本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又怎能詳...

1 2 3 4 5
© 熠空 | Powered by LOFTER